各级纪委监委严厉惩治扶贫领域突出问题|云南|纪检监察|贫困户_ 新闻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曲阳资讯网

  原标题:各级纪委监委严厉惩治扶贫领域突出问题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10月28日,江西省抚州市纪委监委通报3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其中东乡区圩上桥镇邮路头村会计李建龙违规套取扶贫资金问题引发关注。通报显示,2019年2月,李建龙通过虚报走访贫困户费用套取资金2600元。2020年6月,李建龙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今年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聚焦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严厉惩治贪污侵占、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等违纪违法行为,全力保障脱贫攻坚决战决胜。

  上半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广西、四川、贵州、云南、甘肃、宁夏、新疆等7个省区的52个尚未摘帽国定贫困县督导调研,并专门印发指导意见,对深化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作出部署。

  云南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该省纪检监察机关将监督关口前移,主动下沉到一线,开展专项蹲点监督工作,压实脱贫攻坚主责部门责任,提高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精准性、实效性。

  “打牛山村范国元4300元,大红麦村李吉芬5000元……”5月30日,云南省罗平县长底乡发达社区居委会现场将违纪资金退还群众,12户群众领到了被截留侵占的危房改造补助金及违规收取的“活动费”31300元。经查,在2012年至2015年危房改造项目中,发达社区党总支委员、居委会副主任熊立洲截留了危房改造补助金共23300元,并以交“押金”“活动费”为由违规收受群众8000元,最终被开除党籍。

  西吉县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唯一尚未摘帽的贫困县。日前,自治区纪委监委调研组先后到西吉县偏城乡下堡村、上马村,对县乡脱贫攻坚及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进行调研。西吉县纪委监委聚焦扶贫领域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查处了一批基层干部吃拿卡要、盘剥克扣、优亲厚友等问题。

  该县红耀乡张白湾村原党支部书记董耀强于2005年12月至2018年4月,趁村民田某外出打工期间扣留其一卡通存折,领取田某名下退耕还林款、低保金、救灾款等共计41000余元,并以田某名义虚报套取危房改造资金14000元。今年6月,董耀强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近日,辽宁省纪检监察机关组织开展“监督保障脱贫攻坚”专项监督,以纪检监察机关领导干部下访为抓手,集中开展信访排查、走访监督、问题督办、执纪问责,督促和推动各地区和相关职能部门认真履行脱贫攻坚职责。扶贫领域的截留款物、贪污侵占、吃拿卡要、虚报冒领、优亲厚友、挥霍浪费等问题,正是专项监督重点纠治的问题,相关问题线索争取在年底前全部办结。

  今年以来,福建省漳平市纪委监委开展扶贫领域监督执纪全覆盖专项行动,重点聚焦全市贫困户“到户到人”财政补贴资金到位情况。高压震慑下,永福镇佳山村村委会主任陈治川决定向组织坦白。经查,陈治川挪用协助管理的2018年、2019年贫困户扶贫资金64000余元归个人使用,涉嫌职务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实践中,一些地方还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打通数据壁垒,以科技助力监督。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程河镇曹河村干部曹三喜利用从事精准扶贫档案整理工作的便利,将其亲属张某上报为精准扶贫户。本以为能瞒天过海,没想到在“大数据”面前现了形。该区纪委监委通过扶贫领域和民生领域政策落实监察系统发现张某的爱人系财政供养人员,不符合精准扶贫户的标准,曹三喜优亲厚友的问题浮出水面,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张某也被取消贫困户资格。

  脱贫摘帽不能“一摘了之”,纪检监察机关还加强对脱贫工作绩效、脱贫政策连续性稳定性,以及“四不摘”情况的监督检查。

  “如果发现救助政策兑现搞变通、救助资金发放不足额等问题,可以直接拨打区纪委监委的专项举报电话。”日前,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扶贫开发与扶贫协作专项监督组来到练市镇东堡村,向村民发放政策落实监督卡,鼓励群众参与监督。

  点对点发卡,是南浔区治理扶贫政策落实“打折扣”问题的重要举措之一。区纪委监委和乡镇纪委还开展两级抽查,对村民小组内党员代表、村民代表、廉情监督员进行电话问询,全面摸排低保户、低保边缘户、特困户、支出型困难户等“四类人员”救助政策落实情况。

  查处问题是为了堵塞漏洞。江苏省东海县将扶贫领域专项巡察纳入今年全县巡察工作方案,重点聚焦扶贫资金和项目管理不精细、监管不严格等问题。“我们建立了‘绿色通道’,发现扶贫领域问题线索优先移交县纪委监委,逐一编号登记、对账销号,同时紧盯相关问题整改。”县委巡察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姜永斌